<ins id="r1drp"><span id="r1drp"><var id="r1drp"></var></span></ins><cite id="r1drp"></cite>
<menuitem id="r1drp"></menuitem>
<var id="r1drp"><dl id="r1drp"><listing id="r1drp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var id="r1drp"></var>
<var id="r1drp"></var>
<var id="r1drp"></var>
<cite id="r1drp"><video id="r1drp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r1drp"><span id="r1drp"><var id="r1drp"></var></span></ins>
<var id="r1drp"></var>
<cite id="r1drp"><span id="r1drp"><var id="r1drp"></var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r1drp"></var>
<var id="r1drp"><strike id="r1drp"><listing id="r1drp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貿易學院 » 正文

曾經的2000億巨頭,正在退市邊緣"掙扎"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11-11  瀏覽次數:2
核心提示:原標題:曾經的2000億巨頭,正在退市邊緣"掙扎"信威集團,正在努力“拒絕”退市。43個一字跌停、暴跌93%、巨虧
高仿名牌包包批發

原標題:曾經的2000億巨頭,正在退市邊緣"掙扎"

信威集團,正在努力“拒絕”退市。

43個一字跌停、暴跌93%、巨虧超159億元……使得信威集團(600485)成為2019年A股“最慘”的上市公司之一。

11月7日盤中,*ST信威的股價一度跌至1.05元/股,正在逼近“1元退市警戒線”。面對前方的退市深淵,當日晚間,*ST信威緊急發布公告稱:

計劃與海內外大型投資機構、電信運營企業等合作在境外成立一個5G投資基金,總規模75億美元,公司擬出資26億美元。該基金的投資方向為:5G、人工智能、云計算、大數據、區塊鏈、物聯共享。

5G、區塊鏈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……當前A股最火的概念,都要投,瞬間成為股價“救火英雄”。

11月8日、11日,*ST信威連續收獲2個漲停板,股價回升至1.16元,暫時擺脫了跌破1元的退市危機,2個交易日的成交金額合計高達1.47億元,資金正在“火中取栗”。

信威集團,正在退市邊緣"掙扎"

據*ST信威的公告顯示,75億美元的5G基金,信威集團將出資26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182億元),占比34.7%。

而182億元,對于已經崩塌的信威集團或許是一個天文數字。截止11月11日收盤,其總市值僅有34億元不到,即使將上市公司全部出售,也不足出資額的18%。

另外,截止到2019年三季度末,上市公司的凈資產為-87億元,已經陷入資不抵債的境地。

而對于182億元的資金來源,*ST信威在公告中表示,此前俄羅斯、烏克蘭、柬埔寨、坦桑尼亞、巴拿馬、尼加拉瓜的電信運營商大量采購公司設備,累計欠款約26億美元,未來收到歸還的欠款后,將投入5G基金。

而*ST信威擬成立的5G基金的投資計劃也均在境外,正是包括俄羅斯、烏克蘭、柬埔寨、坦桑尼亞、巴拿馬、尼加拉瓜這6個國家。

這份“奇葩”的公告,迅速引起上交所關注。要求*ST信威說明:26億美元的出資金額是否可靠、5G基金項目是否真實。

11月8日晚間,*ST信威披露了一則的風險提示:

1、26億美元的出資金額,主要為運營商歸還的欠款,資金來源存在不確定性;

2、5G基金正處于籌備階段,需對外投資相關部門審核批準及備案,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;

3、對5G基金的投資需與公司債權人溝通,存在因不能取得債權人同意,而無法完成對5G基金投資的風險;

4、5G基金正處于籌備階段,存在著不能成功募集到足夠資金的風險;

5、5G基金尚需注冊地相關主管部門的審核批準及備案,注冊及經營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風險。

一連串的不確定,使得“520億的5G投資基金”約等于一張“空頭支票”,但這并沒有讓追捧熱點概念的資金冷靜下來。

今日(11月11日)開盤,*ST信威直線拉升,并最終封住漲停,全天成交金額達1.25億元。

面對2019年股價暴跌超90%的*ST信威,借著“520億的5G投資基金”的公告,大部分資金大膽下場,博弈超跌反彈的行情。

但,信威集團拋出的“520億的5G投資基金”尚存在太多的不確定性,參與炒作的投資者,務必警惕*ST信威的退市風險。

*ST信威,真的拿不出180億?

據Wind數據顯示,*ST信威于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前三季度全部為虧損狀態,且虧損金額愈來愈嚴重,2019年1-9月份累計虧損金額高達159億元。

面對前三季度的159億元巨額虧損,*ST信威必須于10-12月份盈利超159億元,才能扭虧,這幾乎沒有可能。

意味著,*ST信威連續三年虧損,已是板上釘釘的事,于2020年被暫停上市的概率極高。

且,目前*ST信威的主營業務已經基本停頓,各種計提、攤銷、財務費用成為*ST信威的主要虧損來源。

屋漏偏逢連夜雨,*ST信威的資金鏈也正在遭遇極大的危機。

2019年以來,*ST信威曾多次公告,因融資困難,公司經營壓力大,資金鏈緊張。而據Wind數據顯示,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,*ST信威的賬面有息負債合計高達94億元,其中一年內到期的流動負債高達62億元。

主營業務停滯的情況下,94億元有息負債的償還,難度不可謂不大。

由此可見,單單應對即將到期的巨額債務,*ST信威已是“心有余而力不足”,而計劃斥資182億元成立5G投資基金,則更像是“天方夜譚”。

曾經的2000億巨頭,曾暴漲500%的大牛股

信威集團成立于1995年,曾經在通信業知名度很高,先后參與制定了SCDMA、TD-SCDMA和McWiLL三大國家和國際無線通信技術標準。

但2007年至2009年出現連續虧損,迫使北京信威在2010年改制、重組,由董事長王靖接盤,大唐集團減持退出。非常神奇的是,王靖接盤后迅速扭虧為盈,并開始籌劃登陸資本市場。

通過3年的籌備,信威集團“巨資借殼”中創信測成功于上交所上市,其董事長王靖,憑借持有大量的信威集團股份,一舉躋身百億富豪之列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借殼前夕,中創信測市值僅為11.75億元,卻完成了總額超300億元的天價收購案,一度成為當時A股“最大的借殼案”。

重組借殼公布后,中創信測股價暴漲

在王靖的掌舵下,信威集團的股價一路飆升,2015年6月30日,信威股價達到歷史高點67.95元,較借殼時的股價暴漲超500%總市值突破2000億,信威集團更是一度被納入MSCI中國A股指數、上證50指數......

面對股價暴漲、故事精彩、概念豐富的信威集團,引得券商分析師們紛紛追捧。2016年8月,東吳證券一篇題為《大國崛起的側面(二),人中龍鳳》的研報發表,對信威集團的追捧已到極致。

在巨大的造富效應之下,2015年,信威集團董事長—王靖躋身《彭博億萬富翁指數》統計的全球前200名富豪之一,凈資產102億美元。

崩盤后,再一次講起“故事”

面對暴漲的賬面財富,信威集團的股東們便開啟套現模式:

據2016年10月胡潤研究院發布《2016胡潤套現富豪榜》,信威集團股東—楊全玉以41億元的套現金額,位列榜單第二名。

同時,信威集團的前3大個人股東的持股已全部質押,合計質押數量高達11.31億股,占公司總股本的40.38%。

而,信威集團全面崩塌的導火索正是來自于,此次5G投資基金計劃投資的柬埔寨。據網易財經的《信威集團驚天局:隱匿巨額債務,神秘人套現離場》報道:

讓信威集團名聲大振的柬埔寨業務,在柬埔寨當地已處在破產邊緣,手機、電信服務均無人使用,無人問津。

而,柬埔寨業務從2011年到2015年期間,為信威集團累計貢獻營收超過30億元,占總收入比例超過80%,柬埔寨的通信業務基本上都是虛假的。

該篇報道于2016年12月23日午間發布,當天午后信威集團股價瞬間閃崩、跌停。隨后公司的股票、債券均緊急停牌,而這一停竟是930天之久。

超15萬投資者,完全喪失交易的權利,資金被鎖死在信威集團的股票上,無法動彈。

2019年7月12日復盤后,15萬股東便被迫直面43個一字跌停,平均每位股東虧損金額超22萬元。而部分股東依然選擇堅守,截止到2019年三季度末,*ST信威的股東戶數仍多達14.78萬戶。

而今,更為“奇葩”的是,被券商稱之為“人中龍鳳”的*ST信威又開始了“講故事”:

計劃成立一只525億的5G基金,擬再次于柬埔寨等6個國家,開展5G、人工智能、云計算、大數據、區塊鏈、物聯共享領域的投資。

而A股的資金依舊喜歡這樣極具想象空間的故事,直接給予*ST信威兩個漲停板,并讓其暫時擺脫退市的危機。

責任編輯:
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
Powered by DESTOON
 
群吉林快3微信群